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与开发 > 学术研究
九三学社建言:把握中医药 发展新机遇
作者:周洪双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日期:2016-01-14   字号:T|T

刚刚过去的2015年是中医药发展的重要一年。4月,国务院发布两个重要文件——《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和《中药材保护和发展规划(2015—2020年)》;10月,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12月,《中医药法(草案)》首获国务院通过并进入人大审议,首部中医药立法迎来了曙光;同月,中国中医科学院成立60周年大会召开,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会上宣读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贺信和李克强总理的批示并做重要讲话。

  最近一个世纪以来,中医药的发展路途坎坷。当前,中医药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新机遇。如何抓住这个机遇,传承和发扬好我们的历史瑰宝,让中医药造福更多人?这是政协委员、民主党派及其成员都十分关心的问题,九三学社前不久召开科学座谈会,围绕“中医药的发展方向和途径”建言献策。

  中医药之“医”

  来自《2014年全国中医药统计摘编》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我国中医实有床位数占全国医疗机构总床位数的13.17%,中医门急诊人次占全国总门急诊量的15.25%,出院人数总占比12.38%。另有数据显示,全国中医药机构人员由解放初80万降至现在20万;全国老中医专家仅1500人左右;中医院校毕业生仅3成可以当医生。

  数据直观地展示出中医发展面临的窘境。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九三学社昆明植物研究所支社主委程永现说,当前中医临床面临很多问题:良医比较少,庸者多,影响中医形象;临床从业者多,医学科学家寥寥,知其然者多,知其所以然者少;“名与老”尚为一体,青年中医才俊难寻;“高手在民间”挖掘机制缺乏……

  实际上,很多问题与中医面临的窘境互为因果。不少专家指出,中医药一向以“简、便、验、廉”著称,诊治手段以“望、闻、问、切”为主,不需大型设备,其结果是中医医院的收入严重不足,医生缺乏成就感。这种背景下,有的中医院也开始引进大型设备,采取西医的诊治方式。中医院校的课程设置中,中医相关课程也逐渐被西医相关课程挤占。优秀中医人才长期匮乏,反过来又制约了中医的良性发展。

  在2015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王全书提交提案建议,应尊崇中医药的历史文化,重新找回中医药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表达语言,保持中医药固有的本质特色,突出有别于西医药的独特优势;应不拘一格降人才,加强中医药传承人才培养,推动中医药人才合理流动,加大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等行之有效的项目的推广力度,大力培养中医药领军人才。

  中医药之“药”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2015年的一次专项行动中对河北、安徽、河南、湖南等地的药材市场进行了暗访检查,行动发现中药材非法加工现象大量存在。如常用中药柴胡,药典规定只有北柴胡和狭叶柴胡的根才能入药,但市场上有二十多个柴胡属的假冒柴胡在销售,甚至把地上部分当柴胡饮片来销售,结果柴胡市场抽检合格率为零。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会议特邀专家、四川德培源中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兴旺说,我国中药材生产方式落后,监管缺失,对中医药的生存造成严重威胁。北京大学药学院天然药物化学系主任、九三学社北京大学第二委员会副主委屠鹏飞说,中药材栽培年限缩短,大量使用化肥、植物激素或农药,中药材增重、美容等问题广泛存在,药品安全面临严峻挑战。如果不尽快解决影响中药质量的问题,中医将无良药可用。

  中药是中医防病治病的物质基础,药物质量安全是保障患者的生命健康安全和中医药生存的底线。而要促进中医药发展,则需进一步加强对中药材的研究,探求一些创新发现。杨兴旺说,中药的成分大都不明确,而我国对中医药的管理规定主要参考西医药管理模式制定,并不利于中医药的创新,亟须修改。

  杨兴旺还指出,中医药的管理仍处于“九龙治水”的困局中。我国中医医疗服务体系建设、中药材种植、中药审批与管理等职能分散在多个部门,缺乏统一协调,不能形成合力,不仅导致有限资源的浪费,也容易造成中医药管理在微观上出现重叠和真空。他说,中医药学专业性很强、学科很特殊,必须打破“四分五裂”的管理局面,变“九龙治水”为“一龙治水”,以全面规划和制定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蓝图,形成中医药事业全面发展的合力。

  中医药之“学”

  当前的中医药科学研究临床导向不够,国家投入越来越大,科研越来越深,论文越来越多,却离临床有点远;研究自由度大,兴趣广泛,却往往浅尝辄止,几乎没有一种中药不被研究,但研究透彻的中药几乎没有……程永现说,一些中医药科学研究脱离实际,碎片化已成常态,难成风景。

  程永现建议完善科技体制与评价体系,治理科研环境,为医学科技腾飞提供价值和制度保障。要提倡重质量轻数量,重原创淡化跟风,重论文内涵淡化分数,重探索宽容失败。他说:“评价标准变了,正确引导效果自然就出来了。”

  传统中医药学理论深奥复杂,不易被当今学子接受,也不利于国际交流学习。宁夏医科大学教授、九三学社宁夏区委医药卫生专委会委员邱洪流建议搭建一个大数据平台。按照他的构想,这个平台应是无所不包的大数据网络平台,它集古今中外之大成、汇现代研究之精粹,具有权威性、科学性和大众性。在这个平台上,不同人可以从医学、文化等不同方面找到感兴趣的东西,不同专业的人可以进行交流。这样不仅能够传承中医和传统文化,还可推动解决更多的实际问题。

  邱洪流说,这个平台不需要国家巨额投入,只要实行公益、公开、共有、共享,依靠民间力量就可以很快建立起来。他特别指出,这个平台具有不断增加和扩展的海量信息,建设过程中要强调多数据格式下的文本数据加原文图像保存,避免中医药经典文献重要信息的丢失。比如,《神农本草经》记载有莨菪、麻蕡两种药,据载“多食见鬼”,看起来很荒谬,但实际上是说患者服食之后会出现幻听幻视,翻译时应予说明。确保中医药文化准确完整的记述和表达,不仅是我们民族和国家自信心的具体体现,也应该是中医药国际化的正确路径。

 

标签:药用植物,资源,保护,广西,培训
地址:南宁市长堽路189号 联系电话:0771-2448486 传真:0771-2448496 桂ICP备10006065号 免责申明 | 网上调查
Copyright © 2006-2015 广西药用植物园 版权所有
总访问量:     您是今天第 : 位访客